一分快3注册_一分快3官网_一分快3

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9 2019年6月25日 星期二

引渡条约为何令港人深感忧虑


香港警方和抗议逃犯引渡条例的市民发生冲突(2019年6月12日)

六四30周年刚刚过去,香港就爆发了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主要抗议将人犯引渡回中国大陆的法律条例。香港市民上街游行,引起全世界的关注。香港人为何如此不满和愤怒,香港民主党前主席说,这是因为大陆司法黑暗而造成的。

香港大游行

八九六四前后,香港有百万多人上街游行,支持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自八九民运遭到血腥镇压以来,香港人三十年来不断上街游行,纪念六四,反对大陆的一些针对香港的法律法规或同大陆法律“接轨”的香港法规,例如2003年7月的50万港人上街反《基本法二十三条》(有关颠覆罪)大游行。主办方说有50万人,警方说有35万,不过已故民主派元老司徒华(在回忆录《大江东去》)说,警方用直升飞机观察得出数据说:游行人数65万。由于港人的反对,23条被无限期搁置。

香港民眾6月12日中午在金鐘一帶聚集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香港市民提供)
香港民眾6月12日中午在金鐘一帶聚集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香港市民提供)

超过百万人的大游行,在过去的周末(2019年6月9日)发生了第二次。塞满港岛主要道路的游行人数超过了百万(警方说只有20多万),要求收回恶法或打倒共产党的口号此起彼伏,这次游行示威余波和后续效应持续多天,余波仍然未熄,显示港人对此条例的深深不满和不安。

引渡条例

香港人关注的这个法案全称是“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简称《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或《逃犯条例》、《送中条例》、《引渡条例》,是特区政府提交立法会审议的法律草案,以便向大陆、澳门、台湾等地区移交嫌疑人和进行法律协助。这个正在香港立法会讨论的《逃犯条例》,如不出预料将能通过施行。

按照这个条例,北京将更容易把想抓的人,从香港押回中国受审判刑。不过,由于港人的抗议,该法案的立法会的“二读”已经推迟。但是,港府在北京支持下,仍决定继续把这个法案讨论下去,直至通过。

香港司法独立遭侵蚀

就在六四过来的这三十年,香港和大陆已经出现了不少引起港人不安的案子:汶川大地震后,香港电视台记者黄嘉瑜因为到四川采访调查豆腐渣工程而被捕的谭作人,被当地公安以缉毒为由强行进入酒店搜查;香港政论杂志创办人兼王健民在深圳被抓并以经营非法出版物等罪名被判刑5年;香港出版商姚文田2013年10月27日因出版流亡作家余杰所著《中国教父习近平》而被诱使到深圳被抓,2015年5月,深圳法院判处姚文田10年徒刑罚款25万人民币,罪名是“走私普通货物罪”。

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在记者会上称,去年10月在深圳被公安扣押,之后乘动车被带到了宁波。
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在记者会上称,去年10月在深圳被公安扣押,之后乘动车被带到了宁波。

八九民运期间在北京采访的香港文汇报记者程翔2005年在广州被抓,次年被判刑5年,罪名是为台湾当间谍(程在服刑3年后被假释回港);八九学运期间曾在人民大会堂前下跪请愿的天安门广场学生周勇军2008年被从香港送回大陆受审判刑9年,当时周的辩护律师何俊仁和李进进曾说,周是被港府诱骗和出卖的,由内地公安从香港直接押送深圳。

中国大亨肖建华2017年1月在香港被绑架回中国,再加上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敏海2015年被从泰国抓回大陆受审、电视认罪和判刑。该店另一老板林荣基2015年10月在深圳被捕并在大陆上电视认罪等诸多香港市民都看得到的被“引渡”案,促使港人对此“条例”感到深切关注和不安。

另外,中国警察在高铁口岸执勤,已经通过的香港的立法草案对不尊重中国国歌行为予以惩罚,这些都让市民对香港本身的自由权遭到侵蚀而感到担忧。不少市民认为,邓小平给出的香港舞照跳马照跑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几成废言,一国两制已不复存在。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港支联)主席何俊仁说,这些所谓法律条例,都是建制派借北京之手打压香港民主自由。他说,这些条例一旦通过并实行,香港的司法独立将受到极大侵蚀,而香港和中国大陆实行的所谓两制的基础,也将不复存在;用不了几年,香港就会成为下一个深圳。

香港媒体人练乙铮援引另外一位媒体人、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的话说,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香港也会变成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城市”。亲政府的世家富豪田北辰及其他商界代表也表达了明确的反对意见。

练乙铮:港人为何担忧

曾当过香港《信报》主笔的练乙铮说,引渡法案具有追溯效力,许多在香港生活、目前或过去在中国大陆经商的人,可能有过行贿或嫖娼等触犯中国法律的行为,这些都是在那里的成功人士经常做的事。

“如今,引渡法案更有理由让香港商界人士担心。它不仅会破坏香港的商业环境,还会让他们遭受中国当局的报复或敲诈---尤其是如果他们与美国有关系,而美中贸易战继续升级的话,”练乙铮说。

何俊仁:中国司法黑暗

何俊仁律师曾是香港民主党主席,现在是支联会主席,也曾当过立法会议员。他表达了市民对该法案的担忧。他说:“这个议案的主要意思是:香港人,只有你在大陆曾有过他们认为是违法的事情,都可以将你引渡到大陆受审,而大陆又没有什么公正司法可言,一切都在共产党领导下,它说了算。”

身兼香港支聯會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的何俊仁。(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身兼香港支聯會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的何俊仁。(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何俊仁说,具体程序是,中央就具体案例通过其驻港机构提出引渡要求,特首就把文件送到司法机关,而法官这时候大概只有配合的责任而发出引渡令,让港人接受内地的司法程序和审讯。他说,到了那时,港人本来享有的权利,比如公开审讯、律师在场、无罪推定和保持沉默的自由,到时将彻底化为乌有。

他说:“香港政府能保证这些?内地的法庭是独立审判吗?有没有党的领导?”他还说:“香港人看得很清楚,许多内地人民连基本的人权自由都没有,整个司法制度黑暗不堪,我们如何能有基本的信心,把我们的市民送到那里去接受审讯。”

何俊仁说,一旦这些法规条例成为法律并获得实施,港人很容易就被弄到中国大陆去受审,而中国大陆的法律又是那么草菅人命,通常给政治犯安上刑事犯、经济犯或者危害国家安全的煽动颠覆的罪名,而这些人一旦进入法庭审理程序,几乎百分百地都被定有罪并服刑。他说,正是因为港人对内地的司法机关完全没有信心,才有这么多港人上街游行的。

香港司法“漏洞”面面观

香港资深传媒人练乙铮周二(2019年6月11日)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说:港人陈同佳去年在台湾勒死女友逃回香港遭到台湾通缉,由于港台之间没有引渡条约,不能被送台湾受审,也不能在港受审,因港无外地作案犯罪管辖权,因此,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今年3月提出要修改香港法规,以解决相关问题。

香港媒体报道说,港府认为,修改《逃犯条例》后,就可以简化遣返引渡流程,允许从香港引渡人犯到大陆、澳门和台湾。香港政府认为,这样做可以堵住“漏洞”,而这个漏洞让香港成了大陆罪犯的天堂。

根据路透社报道,反对这个引渡条例的不只是民主自由派,还包括在香港工作的大陆商业律师,他们也认为大陆司法系统不可靠,不符合司法公正的基本标准;香港也有法官认为,如果条例通过,政府将能更轻易地把球踢到法院,让法院直接面临来自北京的批评和政治压力。反对者还包括学校、律师、教会团体以及人权组织。他们都认为,这个问题显示现在香港的自由地位处于转折点。

香港资深媒体人练乙铮在纽时文章中还说,现在香港立法会基本听命行政机构,而后者又听命中央政府。他说,特首提出的这个修正案,是“为了取悦北京的主子”。他还说,林郑月娥这样做,“可能做得太过火了。”

到周三晚些时候,抗议示威人群仍有集结。有报道说,当地防暴警察向示威者发放了催泪瓦斯,部分地段发生了警察和示威者的肢体冲突。

多年站在争民主自由人权第一线的香港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说,第一波游行已经结束,香港人会审时度势,看情况进一步展开行动。估计立法会将在20号左右,再度审议该法案修订条例,港人一定会再度上街,也许不排除罢工罢课和罢市,但如论如何,港人一定会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

还有报道说,香港立法会将在下周四对此案进行表决。何俊仁认为,现在这种力量对比,估计此案将在立法会通过,但港人绝不会放弃任何抗争的手段和途径。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
返回首页